Menu Close

尘埃里开出花来

在昨天里,多少新欢成为了前度,在今天内,多少相遇步入了白头,想起那句老话,上辈子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相遇,我们该准备了好几辈子的回眸、相遇、相识,只是我们的缘分似乎并不属于今生。我默默地掐着指尖,数着你离开的日子,笑话着自己的懦弱,也钦佩着自己的做作。看着身边的人奔走于婚姻殿堂,忙碌于婆媳儿女,我不能说自己不着急,却渐渐地平静安逸了,有些事情终究还是需要随缘。也许父母的压力,三姑六婆的催促,别人家孩子的好,让自己潜移默化地积极于相亲和求偶,为了承诺,为了托付终身,自己在爱情里的位置微乎其微。

某个节目里对吴君如作了一个采访,采访的内容我忘记了,却记住了她一句玩笑的话“如果我有一个女儿,我一定不让她那么快结婚,女人就是应该享受恋爱,恋爱到老”。谈谈恋爱,确实有益身心,女为悦他者容,所以谈恋爱的女人都会刻意打扮得漂漂亮亮,加上爱情对荷尔蒙的作用,女人,面若桃花,含羞答答,一颦一笑都能打动一帮裙下之臣。事情总有褒贬好坏,恋爱中的纠结争吵,伤心别离,都是考验,让人竭斯底里、痛彻心扉、自然人比黄花瘦。

选择恋爱的对象便尤为重要,他的爱能包容你,能对你无微不至,能为你鞍前马后,你的爱能体谅他,方能蕙质兰心,长相厮守。不是随便找一男子,疯狂恋爱,然后以我支矛伤汝之盾,两败俱伤收场。女人,终究是感情动物,只要爱上了,便随着时间的推移深陷其中,张爱玲如是,她笔下的女主角如是。张爱玲和胡兰成的爱情,成就了张爱玲笔下的一个故事,故事拍成了一部家喻户晓的电影《色戒》,也许你知道这部戏,知道梁朝伟和汤唯,知道易先生和王佳芝,却不知道主角的原型便是胡兰成提供给张爱玲的。易先生的好色似乎和胡兰成不谋而合,王佳芝最后对易先生动了情,张爱玲爱上了有妇之夫胡兰成,下嫁于其,似乎隐隐约约在诉说着张爱玲这段不堪的爱情。张爱玲下笔能穿透人心,从容道破人间之情,却纠结在自己的囚笼中,深深地印证了她自己的一句话,“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感觉走在了心眼前,于是作了一个不太理智的选择,铺垫了往后辛酸的爱情道路,逍遥自在地追求自己选择的爱情,是一种疯狂还是一种洒脱?“因为懂得,所以慈悲”,相信张爱玲没有后悔过爱上这一位人渣,起码她认为他懂得她,她也懂他,这爱的基础便是相知。

有一位女子,深深影响着张爱玲,却比张爱玲多了几分成熟,多了几分魄力,多了几分坚强,她活在了自己的世界,似乎她的世界与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半点关系,她理智得近乎冷漠地看待这个世界上的人和事,她便是张爱玲的姑姑张茂渊。张茂渊的感情据说最早发生在同性之间,对象就是张爱玲的母亲黄逸凡,再后来又爱上了自己的表哥或是表弟,再后来又与一外籍混血儿发生了办公室恋情。每一次她都一头扎进去,以牺牲自己为前提地爱对方,当然也以此为结局。好在她能做到并不把爱情当作生活和人生的全部,爱情对于她而言,一旦遇到便全身心投入,一旦没了,也不会要死要或。无论是有爱还是没爱,她都能不慌不忙地生活,不会在失去爱时发现自己早已因投入其中而被烧糊了,成了废物。卑微,似乎是姑侄俩的代名词,张茂渊却成就了一朵倔强而艳丽的花。她的事业可谓之传奇,回国后的她先是在英国人开办的商行当会计,民国时代的她,每天身穿笔挺西装,脚蹬高跟皮鞋,手提公文皮包,出入于银行大厅,期货市场,每月赚着数以千计的薪水;后来成了德国人开办的一家电台播音员,每天工作半个小时却月入好几万;凭着一口熟练的英文而成了当时上海最有名的大光明戏院的“译意音”小姐,不仅同声翻译,还需要向观众传达影片角色的情景反应和性格,让观众身临其境。不仅如此,业余时间她炒股票、倒古董,凭着敏锐的商业眼光,赚了一桶一桶的金。

瞠目结舌,对吧?张茂渊78岁披上嫁衣,张爱玲说:“我知道姑姑总有一天会结婚的,就是八十岁也会结婚的。”婚姻似乎是对爱情的一鼓作气,有的人思前想后,朝着目标一步步地前行,或快或慢,终究共结连理;有的人却糊涂地进了围城……徐志摩的第一任夫人张幼仪临终前说过一段话:“你总是问我,爱不爱徐志摩。你晓得,我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我对这个问题很迷惑,因为每个人总是告诉我,我为徐志摩做了这么多的事,我一定是爱他的。可是,我没办法说什么叫爱,我这辈子从来没跟人说过”我爱你“。如果照顾徐志摩和他家人叫做爱的话,那我大概爱他吧。在他一生中遇到的几个女人里面,说不定我最爱他。”这位由双方父母安排而进入围城的女子,随夫在英国和德国生活过一段时间,徐志摩对张幼仪向来不友好,甚至可以说是残酷。张幼仪在国外怀孕,恰好是徐志摩因林徽因而心烦意乱的时候,面对怀孕之事,仅抛了一句“赶快打掉”,要求马上离婚,张幼仪不答应便一走了之,留下了她一个人独在异乡。产后被徐志摩逼着签下离婚协议,她便自己学习德文,进入了学校进修。

去德国前,张幼仪大概就如徐志摩口中说的“乡下土包子”,传统而保守,怕离婚,怕做错事,怕得不到丈夫的爱,委曲求全;去德国后,她的丈夫离开,儿子去世,让她承受了人生中的最痛,却明白任何事情都得依靠自己。回国后,张幼仪在东吴大学教德语,后出任上海女子商业银行副总裁,成为中国女性开办银行的第一人,同时担任了云裳时装公司的总经理,把欧美的新式样引入了中国。除此之外,身为“徐家的媳妇而非徐志摩太太”的她,最后成为了“徐家的女儿”,操持着徐家的家业。张幼仪的婚姻在我们看来是不幸的,晚年她遇到了邻居医生,得到了哥哥和儿子的支持后,在东京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终于与一个爱自己、自己所爱的人携手度过幸福的时光,直到20年后苏纪之的去世。

纵观三女子的爱情故事,似乎都把自己降到了渺小的位置,却在尘埃中开出了一朵朵铿锵玫瑰。有时候经历的错误、悲痛、撕心裂肺真的没有关系,过程中有那么一些让自己感受的点滴岂不是更丰富?我不哭,经历只是过去,再痛也是熬过了,何必自绝后路,何必不敢迈步;我不急,等到八十岁,也会相信,有一个谁值得我等待,值得我花上几辈子的沉淀积累,值得我相守白头,好好爱。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