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旅行,在我的世界

我写过很多的文字,走过了不少的地方,却很少写出游记,不知道为什么,执笔之时,便少了一份激情,一份奇妙……

意外总是来得突如其来

那一年在菲律宾天朗气清,跟着一群人看火山湖,那是我至今见过最美的湖,宝石一般散发着一阵阵仙气,似乎泡上一泡便能脱胎换骨,青春常驻,我忘记了当时为什么没有拍照,只是几个人一同尝试爬下险坡。火山湖旁的土质很松很软,踩着不着力,滑了又滑,寸步难行,伤了不少皮肉,最终没舔到一滴湖水,我却连夜送了驴友去回去马尼拉找大医院缝了好多针。

 

那一年在可可西里徒步,天色渐晚,空气稀薄,路上没有车,更没有人,我停止了在寒冷的空气中无意义的挥手,打算再走一段就得安营扎寨,一辆警车停在我的身旁。那一晚我在警察局住下了,只记得那好心的民警带我看了他养的藏獒,还带我看了远处几只零星的藏羚羊,我还吃了好大一碗热乎乎的面疙瘩。

 

那一年在清迈骑摩托车把膝盖摔破了,于是从泰国坐车到老挝。在老挝,雨并没有很大,在一辆卧铺巴士睡着,凌晨四点多我发现自己连人带车睡在水沟里,所幸没人受伤,更所幸车不是倒在另一边的山沟。我从车窗爬出去,背着湿透的行李,天泛起了鱼肚白,只感觉行李很重,脚很痛,路特别特别的长。

意外总是来得突如其来

世界的套路有点深

所幸,我所遇到的好人比坏人多。

我与我先生相识于马尼拉的一家青年旅舍,那一夜的六人间,只有我俩在卧谈,讲到了原来我们乘坐的是同一班航空,恰是我的飞机取消了坐上了他的一班;讲到了从机场到旅舍,我们各花了300卢比和700卢比搭计程车,没错,那一个花700的当然是我 。

老挝到云南是经过西双版纳的,而我却止步在出境的关卡,当地警察说夜间加班需要每个乘客付加班费,前面的乘客都乖乖的交了几十美金,身无分文的我拖到了最后,弱弱的问是否可以刷卡,警察说只能付现,想着车都要走了,磨了那么久我还是没钱,于是就让我过去了。

马拉喀什的集市夜里都是大排档,满满的烤串串和地方小吃,我当然是不能错过的,于是找了一个店坐下,小二很热情,我点了两份菜,结果上来了很多。我想大概是像韩国吃饭一样,主菜前都一大堆配菜吧,结果买单发现,不论我吃没吃,点没点,都需要付钱。

世界的套路有点深

归根的冲动

作为一个泪点很低的水瓶座,我坚强地走过了很多路,尽管遇上了很多很多奇葩事情,还是没有哭过泣过,直到那一天从摩洛哥飞回英国,在葡萄牙转机。

转机的时候,航空公司说飞机满人了,工作人员把所有未能乘机的人带出了海关,只有我一个需要签证才能过去的中国人,留在了原地。所以只能等一下,这“等一下”等了我六个小时。我开始不断的联系这个航空公司,最后拨通了中国大使馆的电话,接通后我听到的一句中文,眼泪就不断的往下掉,那一刻简直崩溃了。

原来,无论身处何方,这条根还是深深的扎在心里,只有它才让我感到安全。

旅行给我的

旅行,给我的

旅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以为那一年辞职去西藏便能找到心心念念寻寻觅觅的东西,一晃半年过去了还是遇不到另一个自己,除了皮肤黑了,我还是我;还是找不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回来之后工作生活还是一成不变,而当时的驴友却留在了拉萨那片净土。

旅行并没有给我带来更完整人生,更多的是一种磨砺。我更加独立,更加沉着地应对所面临的困难,得失也只在一刻一念之间。

我承认旅行并不全都是美好,但颠簸也只是旅途的一种常态。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