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日光城拉萨

从青海到西藏有两个月,单单在拉萨便逗留了一个多月,朋友都问那么长的西藏之旅,都游了什么地方,有什么见闻,有什么感受,我的脑海如同一个黑洞,那些记忆的片段游走在旁,渐渐地陷入了这个漩涡,变得空空如也。其实,旅行的作用都被人夸大了,不能希冀于旅行能让你脱胎换骨,也不能寄望于旅行让你明白俗世红尘,你可以走很远的路,看很多的风景,遇见很多的人,经历很多的事,有些改变是潜移默化的,也许在不经意中你发觉了自己细微的变化,也许你以为这只是原来的自己。

西藏,一个神圣又神秘的地方,不知道是信仰笼罩下便是净土,还是古书传说埋下了太多未知于这片藏地,这里是游人最向往的地方。奔着这个目的地,我从格尔木到拉萨,中途停了一夜在安多,独自坐上一辆大卡车于凌晨四点到了拉萨。

游走在另一个国度

高原的天空确实比城市蔚蓝干净得多,也许是PM2.5的颗粒还飞不到这个高度吧,放眼看去仅仅是光秃秃的山,由于海拔高,野外的树木无法生长,这里突兀的绝对不是石头,而是绿色的灌木,难得在内地看到的牦牛和羊群在这里比人常见多了。

拉萨作为西藏的省会,确实繁华不少,路旁也栽种了沿路少见的乔木,走不远便有警务室,感觉这地方是全中国最安全的地方,警务室设有便民充电的地方,借阅的书橱,失物招领处等。某些景点或公园都必须过了安检才进去,特别是布达拉宫附近,什么纪念品藏刀,随身的打火机都只能谢绝参观。感叹中国发展之迅猛,涉及面积之广泛,也感叹汉族同胞的同化能力,日光城的百姓多穿着汉服,追赶着时代的脚步,与我想象中的西部城市尽然有那么多的不同,真为自己对西部的了解而惭愧。

拉萨,是一座充满阳光的日光城,在这里的每一天,身体和灵魂都会沉浸在日光的洗礼中,似乎皮肤愈发黝黑,心灵便愈发纯净。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在拉萨呆了那么久,也没有进入过布达拉宫,倒是在拉萨的各个大街小巷转个不停,总觉得最著名的景点,要是进去了,便少了一个下次再来的借口,于是在我游玩的路途中,其实还真错过了不少,没关系,还有下一次。我特别喜欢布达拉宫后面的小公园,下午喝完甜茶来这里便可以慵懒一个下午,享受身心的洗涤。说到甜茶,也许大家对于藏族大多的印象就是酥油茶,但更适合汉人莫过于比我们奶茶更货真价实的甜茶。在拉萨,你可以随处看到甜茶馆,拿个小杯子坐着,放些零钱在桌面上,便有阿姐给你满上。甜茶馆总是挤满了人,喝茶大体也跟我们广东人喝茶、英国人喝下午茶的习惯差不多。

藏族当然是拉萨人群中一个很大的部分,而背包客也许算得上拉萨的其中一个标志物。西藏,仿佛是所有旅者一个必经之地,没有踏进这片土地,不算一个真正的背包客。背包客背着硕大的行囊,装备一般较为齐全,冲锋衣、帐篷、睡袋、相机等,尽管风餐露宿一样可以旅途愉快,在拉萨,你可以遇到来自全国各地的背包客,穿着各式各样的冲锋衣,五彩缤纷的颜色和藏族朴素沉着的粗布麻衣融合成了一番别样的景致。这里最热闹的除了挤得不亦乐乎的青年旅舍,就要数八角街了。八角街早上是藏族人的生意王国,晚上则成了背包客赚路费体验生活的地方,由于八角街的竞争激烈,所以也有“地摊族”跑到大路上打起游击战。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拉萨或许神秘,或许神圣,当你步入寺庙,绕着转经筒必定心生敬畏,虔诚得像一个教徒;拉萨或许安逸,或许恬静,当你酌一杯甜茶,享一碗藏面,便感觉生活其实那么简单,人生如此的淡泊而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拉萨或许激情,或许新鲜,当你窝在床铺听着室友天马行空的旅途经历,感叹生命原来可以那么不同凡响。

幸福是主修课

2013年的儿童节我在拉萨,旅舍的掌柜说他会去儿童福利院探望小朋友,于是一行人打算和掌柜一起去,便从上午等到下午,下午掌柜还是放飞机了,我到超市买了些糖果便和同游的驴友到了儿童福利院。正是福利院表演的时候,这里很热闹,感觉他们的生活虽然不富足,却洋溢着抹不去的快乐。与我想象中缺衣少食的境况相差得也太远了,站在那里许久,真有些不好意思拿出手中羞涩的糖果零食。

表演的小朋友年纪参差,也许是平时表演不多吧,上台的小朋友很多都腼腆害羞,匆匆忙忙地下台了。表演结束之后,我本打算把糖果交给他们的工作人员便离开,却遇到了这所学校的校长先生,校长是一个藏族人,拉着我们介绍起了这所学校,这个看起来汉族模样的男子,丝毫不掩埋藏族热情好客的性情。

学校是校长先生与一个合伙人宋老师投资建设当然是依靠他们所运营的公司每年花费大概一百多万,来满足这里的需求和花费。学校里的学生有孤儿、来自单亲家庭的、贫困户,有比我还年长的古修那,古修那是藏族和尚的称呼,由于正规的寺院改革后不能容纳太多僧人,于是遗留了部分僧人在外。古修那从前只管诵经,连汉语的能力也是一般,学校同样也收留。当然在这里除了学习各方面知识,也能学习不同的手艺,比如唐卡,雕刻等。校长先生说这里会有一些志愿者来教不一样的课,什么都可以,主要是想让内敛的孩子更多的接触外面的世界,学校设有一个展览馆,专门放置学生们的作品,最吸引我的还是唐卡画室,学生们都光着脚丫在地板上作画,一笔一笔细致地描绘。于是,在这个学校,我画了人生中第一幅唐卡,还是一个年纪仅在我零头的小朋友教的。

学校每个充满阳光的星期五都会有泼水节,因为藏族没有洗澡的习惯,于是就用泼水节让大家接受洗澡,小朋友泼完水便会去顺便洗澡,看着这年轻的校长,我崇拜得五体投地。校长先生说了很多话,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解释人的欲望,他说藏族人总会去朝拜,虽说是一种信仰,但更多的是去直面最真实的想法,每一次去祈祷的时候你说的便是你最想得到的。我想了想,每一次祷告都仅仅是身体健康,全家平安之类的,当然有的时候会说说世界和平,但似乎没有说过,我想要很多钱,钱在面对神灵的时候似乎特别的庸俗。幸福,这种精神层次上的东西,也许物质基础再高,也仅仅是基础,不能上升到那个层次。

青春荒唐我不负你

近年来都在集体怀旧,追忆那些我们逝去的青春,缅怀我们那个让人眷恋的小时代,我们感性而又坚强的这一代,听着五六十年代的父辈祖辈诉说着艰辛,成长在这个尴尬的时代,无法像新新人类不顾一切,追寻着自由,也再没有老一辈的坚定,为了下一代的幸福而奔波劳碌,我们自私却无法逃避身边千丝万缕的责任。

跟着我们这代人的尾巴,我多了几分不顾一切,辞去了一份很多人都为我感到惋惜的工作,踏上了这旅途,来到这个在我们南方人认为隐藏了很多危险的地方,这股倔强让我的父母头痛不已,担心,忐忑,路途有多远多久,他们的心一直悬着。在我家人看来我是有千百分的不孝,但我依然自私地让我的青春无悔。

大家听到我辞职旅行,都投向了羡慕的目光,但我身边却没有一个人收拾背包踏上这一步。也许因为这根本不是羡慕,仅仅是几句客套话,也许因为有太多未知在旅途,你不知道旅途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遇见狼,强盗,碰上车祸,泥石流,怕天气,海拔阻挡去路,怕一个人不能去面对某一些从来没有面对过的事情,更怕旅程结束后又进入了迷茫……走就一个理由,不走你可以有千千万万的理由。

周立波说:“你不疯,不闹,不任性,不叛逆,不逃课,不打架,不去玩,不K歌,不通宵,不旅游,不喝酒,不逛街,不早恋,就只因为要学习,请问你这样的青春是喂狗了么?”也许是因为80后的尾巴,也许是因为风向星座,也许是因为认识了十几年的姊妹,让我总觉得胸口大大的一个“勇”字,毫不吝啬地挥霍我的青春,那些穿着帆布鞋搭小短裙的日子,不顾风雨打篮球的下午,聊不完的话也得用字条密密来往的课堂,所有我怀念的……

岁月始终将我们从无忧无虑的童年推向更多的责任和负担,学着去建立自己的家庭,买下自己的蜗居,抚养自己的孩子,看着襁褓的婴儿不由 得感叹往后的时间之漫长;学着去照顾自己的父母,担心年迈的他们日渐衰弱的身体,回忆起那些骑在父亲肩膀,蜷在母亲胸怀的日子,突然一阵的心酸。我们的眼睛越来越干,岁月的蹉跎最终会让我们学会坚强,或者说学会了隐藏我们的懦弱与悲伤。但我们年轻过,疯过,爱过,便无悔。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